當前位置: 航運信息 > 航運信息 > 正文

北極航行常態化意味著什么?

發布日期: 2019-10-29 來源:中國海事服務網

“冰上絲綢之路”被普遍認為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延伸,而這一延伸促進的已不止是航運業的發展,甚至還有我們現在想不到的深遠影響。

改變能源運輸格局

眾所周知,我國政府越來越重視環境治理,希望通過天然氣或電能替代燃煤的消費。“煤改氣”計劃點燃了我國天然氣消費市場熱情,但由于我國國內的天然氣產量增速難以緊跟消費需求增速,進口量驟增。

荷蘭皇家殼牌集團(Shell Group)發布的《LNG前景報告2019》顯示,2018年,全球各國液化天然氣(LNG)進口增量約為2700萬噸,其中,中國凈進口增量約為1600萬噸,占全球增量的59.26%,居世界第一。同時,該報告還提供了另外一組極具參考價值的數據可以很好地解釋上述觀點:2018年,中國進口LNG占天然氣供應總量的53%,國產氣和管道進口氣占比分別為26%和21%。而摩根大通(JP Morgan)也通過預測認為,我國LNG進口量將在2020年增至7400萬噸,并有望在2025年達到9400萬噸。

“亞馬爾項目是我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在俄羅斯實施的首個特大型能源合作項目,而北極航道的開發與利用,未來將為該項目提供強有力的服務保障。”大連海事大學極地海事研究中心主任李振福教授坦言,在北極事務中,能源合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通過亞馬爾項目,北極航道沿線國家將真正感受到對北極能源合作開發的益處,而通過北極航道運輸能源,將體現出明顯的北極地區交通優勢。

當亞馬爾項目的三條生產線全部運營后,每年至少將有400萬噸LNG運送至中國市場。李振福教授說,利用好東北航道將降低轉運成本和運輸時間,對船東、運營商和進口方而言都具有很大的經濟效益。而從全球范圍看,北極航道連接了環太平洋地區和歐洲能源市場,未來也將為相關能源產品的運輸提供極大便利,亞馬爾半島向東經白令海峽到達亞太地區各港口的運輸路線,也將成為全球能源運輸的一個新興通道,從而形成更為均衡的世界能源網絡。

可見,北極航道的開發與利用,為航運業和能源運輸市場打開了一扇新的窗口,區域運輸格局或許也將因此生變。

或促成航運業革命

2018年1月26日,《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發布,明確指出中國愿依托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這條通道一旦貫通,或將給國際航運市場網絡和格局帶來一次深遠的變革。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專職外部董事蔡梅江舉例稱,倘若“冰上絲綢之路”建成,一條新的環球航線將可能生成。“比如商船從上海港出發,通過東北航道航行,再通過西北航道去往加拿大港口,最后回到上海港,這就是一條北極環球航線。這條航線一旦商業化運營,其航行時間相較于傳統航線可最多節約45天左右。一艘適航船的運營成本約為2.8萬美元/天,計算下來,一個航次每年就可節約100萬美元左右。”

一條全新航線的出現會帶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而船型變化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方面。

“假如北極航道商業化運營成為趨勢,冰級船的建造數量越來越多,隨著航運業和科學技術的發展,在北極航道上,未來最有可能替代傳統船舶的就是智能船舶或自主無人船。”在蔡梅江看來,人類參與北極項目活動越多的話,對北極環境的破壞程度就越大,另一方面,北極地區的船舶密度較小,北極航行最大的安全隱患或許就是冰的問題了,換句話說,只要解決了冰的問題也就沒有其他太大的風險了。“從這方面來看,自主無人船或智能船舶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而且這些船舶可能會采用核動力或LNG動力,以減少對環境的污染。”

而當智能船舶或自主無人船出現在北極航道后,又可能促生出另外一條新的航線,即所謂的“極地鐘擺航線”。蔡梅江解釋到,高冰級船的建造成本相對較高,冰級每升高一級,其建造成本會增加10%左右,這就意味著很難打造一支具有規模的高冰級船隊全程參與北極航線運營,“極地鐘擺航線”將北冰洋視為“極地地中海”,周邊八個國家有兩個出海口,一個是白令海峽的太平洋出海口,一個是北海的大西洋出海口,如果在出海口附近建設港口,智能船或自主無人船只在北極圈內負責運輸,傳統船舶則在出海口港口負責中轉后的運輸,那么,各種船型都會發揮自己的優勢,北極的環境也得到了保護。

當然,這些只是對未來的一些暢想和預期,在尚未推行前,北極航道的主力船型仍將是傳統型船,這就需要業界在一些方面加以改進。有專家認為,雙殼結構將成為未來極地航行船舶的標配。據介紹,雙殼結構能夠有效地減少船殼由于受到海冰沖擊而破損的風險,提高船舶遇險后的生存能力,還能對油艙等破損后容易發生污染事故的部位進行特殊保護。通常情況下,增加導管后的螺旋槳能夠在同樣的尺寸下增加30%左右的推力,導管螺旋槳的這一特點對于極地航行船舶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一方面,極地海域大范圍浮冰為船舶航行增加了額外阻力,導管螺旋槳所獲得的額外推力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船舶推力,克服額外阻力對于航速的影響。另一方面,導管能夠有效地保護螺旋槳葉梢在船舶輕載航行時不至于與周邊浮冰發生碰撞而損壞,提升船舶在極地航行的安全性。

由于極地水域環境條件的特殊性,中國船級社(CCS)及時發布了《極地船舶指南》,與此前發布的船舶冰區加強和船舶防寒的規范要求一起,構成了完整的船舶規范體系,旨在為實施CCS冰級規范和防寒規范、國際海事組織《國際極地水域操作船舶規則》提供技術指導,保障極地航行船舶安全。

蔡梅江還提到,北極航道或會促成集裝箱化的再一次革命。眾所周知,班輪運輸航線和掛靠港序是固定的,北極地區港口、貨量小,因此大船意義不大,會不會出現不同于當前常規尺寸的集裝箱也可能是業界思考的話題。“船舶設計和建造企業可以適當考慮新船型的開發,以面對可能出現的集裝箱化革命。與此同時,貨物的裝卸方式也可能因北極航道的開通而出現變化。”利用好“冰上絲綢之路”及北極航道,還應在低溫材料方面加以研究,這就需要我們加深對冰的認識。但蔡梅江表示,我國對冰的研究相對較少,而一些北極國家的企業就有自己的冰池,因此,未來的項目需要多方面研究與經驗的積累。

為東北振興提供機遇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由于沒有大工業和大市場的支撐,一段時期以來,“振興東北”戰略推進還有待提速。但放眼未來,“冰上絲綢之路”不僅將促進國際航運體系的發展,還可能對我國東北地區的振興起到關鍵作用。

“東北地區距離北極航道最近,‘冰上絲綢之路’的建設與運用或將促進東北地區的振興。”中國圖們江區域合作開發專家組成員、中國太平洋學會副會長李鐵解釋稱:“圖們江海洋經濟區距北極最近,也有成熟的國際合作機制,與東北亞國家有較好的合作基礎。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就倡導發起了東北亞區域唯一的國際合作機制——大圖們倡議。同時,俄羅斯已宣布建設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重點規劃的‘濱海一號’和‘濱海二號’國際運輸走廊分別與綏芬河和琿春聯通。遼寧海洋經濟區內有成熟的港口群,航運業和造船業實力較強,且正在創建‘一帶一路’綜合試驗區和中國-中東歐‘16+1’經貿合作示范區。雖然遼寧海洋經濟區進入北極航道需繞道朝鮮半島,但其具有融入北極海運樞紐的競爭力,這一區域處于東北亞經濟圈的中心地帶,遼寧沿海區域又是我國經濟綜合優勢和發展潛力的經濟增長極之一,在對外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全局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同時也是東北地區的前沿腹地,而東北振興對‘向海發展’有著迫切需求。”

在李鐵看來,兩個海洋經濟區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為東北地區參與“冰上絲綢之路”建設提供了動力,而“冰上絲綢之路”的建設和發展也將反作用于“東北振興”戰略。

蔡梅江也表示,“冰上絲綢之路”及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將為東北經濟振興提供機遇。東北并不缺乏優勢,利用自身優勢將產業形成產業鏈是要思考謀劃的關鍵,“冰上絲綢之路”會為能源、造船、物流等相關產業帶來機遇,東北應抓住機遇提前布局,促進東北地區振興。蔡梅江說,如果打通“中俄經濟走廊”,并在這條走廊的出海口打造一座碼頭,使東北地區和北極航道聯系在一起,東北地區和華北地區的貨物出口或將變得更便捷。未來有了港口群,有了鐘擺航線,有了新的運輸船隊,東北地區利用好“冰上絲綢之路”及北極航道將是千載難逢的振興機會,當東北可以連接到東亞和西歐兩個地區之后,整個區域的經濟和貿易量都會明顯增加。

中國還在探索其他方式以獲得圖們江口附近的出海口(比如朝鮮羅津港),從而實現對“冰上絲綢之路”及北極航道的積極利用。從圖們江出海口出發利用北極航道可比傳統航線縮短5000~6000海里的航程,一旦北極航道常規化運營,將對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起到明顯的促進作用。李振福教授表示:“屆時,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將不再是一個難題,甚至還有我們現在想不到的深遠影響。”

為此,李振福教授建議:“應加強羅津港碼頭、港池、航道等基礎設施建設,加強港口周邊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提升羅津港至中國的鐵路電氣化水平,提升貨物的運輸效率。在硬件基礎上,需發揮中國經濟腹地廣闊的優勢,依托羅津港開展轉口貿易,為‘冰上絲綢之路’開辟新的國際航線提供支持。”航線建設必須要有港口支撐,“冰上絲綢之路”的支點港口規劃顯得尤其重要。李振福提到,支點港口建設對北半球航運格局發展至關重要,需要各方深刻研究可行性,以便更有利地發展“冰上絲綢之路”。

需要注意的是,北極幾乎所有資源都屬于北極八國的主權范圍以內,任何涉及到北極資源的開發活動都需要在與北極國家進行合作、并在遵守北極國家法律的情況下開展。李振福教授認為:“越往深處開發,在資源的所屬權益上就會越容易有分歧,如何協調其中的國際關系可能會對各國間合作產生很大的影響。各國應在開發項目前做好評估工作,對于項目中可能出現的情況提前做好預案,才能讓項目得以順利推進。”多位專家也曾在公開場合建議,建設“冰上絲綢之路”應采取穩妥務實的推進路徑,在策略層面以推進共建“冰上絲綢之路”為目標,實現我國“一帶一路”戰略和“東北振興”戰略的有效銜接,在操作層面以“東北振興”戰略和俄羅斯“遠東開發”戰略聯動發展為重點,從而逐步推進“冰上絲綢之路”建設。

編輯:寧波航運交易所(Ningbo Shipping Exchange,www.mqjwey.icu








网球直播